您当前位置:江谷新闻网>科技>解码深圳科创40年:华强北走出50个亿万富翁,源头创新起步

解码深圳科创40年:华强北走出50个亿万富翁,源头创新起步

2019-11-21 14:12:20人气:4116 分享
Current Font Size:

摘要:发源从仿制创新走向自主创新华强北走出50个亿万富翁,孕育了一批科创标杆企业美国当地时间9月10日早上10点,在加州的乔布斯剧场,苹果公司正举行一场发布会,推出三款新手机:iphone 11 pro、i

科技创新是深圳建设基准城市的重要名片。

然而,40年前,深圳几乎没有科技资源,没有大学,也没有科研机构。40年后的今天,深圳5g技术领先世界,超材料、基因测序、石墨烯太赫兹芯片、柔性显示器、新能源汽车、无人机等科技创新领域领先世界。深圳科创从市场开始,从零开始走出一条路。

2019年4月9日,第七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将在深圳会展中心举行。5g、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其他行业已经在观众中流行起来。图为一名观众拿起手机拍摄5g。

软木公司的品牌总监向记者展示了自主开发的最新柔性屏幕手机。南方首都记者谷玮拍摄

40年来,华为、腾讯、新疆从“三来一补”到粤港澳、大湾地区,为建设国际科技中心做出了巨大努力。深圳的高科技企业增加了35倍,从2008年的395家增加到现在的14415家。在过去的五年里,复合增长率超过了30%,仅在2018年就增加了3185个。2018年,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达到8296.63亿元,同比增长12.73%。

起源

从模仿创新到自主创新

华强北已经从50位亿万富翁中脱颖而出,培育了许多基准公司

美国当地时间9月10日上午10点,苹果公司在加州的乔布斯剧院(Jobs Theater)举行新闻发布会,推出三款新手机:iphone 11 pro、iphone 11 pro max和iphone 11。但杜南记者注意到,早在几个月前,就有传言称苹果真正的iphone 11已经登陆华强北。

改革开放之初,一些企业模仿国外热卖产品。华强北街曾经以生产和销售苹果的高复印机而闻名。每年,苹果新产品都会上市。华强北的商人被这个消息感动了,经常通过模仿苹果手机赚很多钱。

2019年5月31日,在深圳华强北步行街,两名男子正在看手机。由杜南记者刘友芝拍摄

华强北,位于深圳福田区的一个商业区,不超过两公里长,主要生产和销售电子产品。它被称为“中国电子第一街”。高仿机和改版机的生产和销售是深圳模仿和创新的缩影。科技创新的力量正在这个市场上升。

在过去的十年左右,华强北的仿制品包括mp3、u盘、路由器、手机等电子产品。深圳企业选择的许多产品已经发展成为具有中国巨大市场和深圳对外开放优势的世界级产业。在模仿的过程中,华强北也在经历质变。

“假冒手机通常具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功能,如摄像头、额外插座、不寻常的连接器等。普通制造商无法满足,假冒制造商满足。”前诺基亚高级战略分析师简·奇普切斯(Jane chipchase)在媒体采访中表示。

在chipchase看来,山寨文化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是一种带有“大脑空洞”的“微创新”,它会产生微妙的差异,挑战他现有的认知,改变他的世界观。

“深圳企业早就有品牌意识。你可以说他们制造了假货,但你不能说他们是假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唐杰说,他曾在深圳担任副市长。在他看来,模仿是落后国家的正常发展道路。深圳当时称仿制品为“山寨”。深圳人嘲笑他们所谓的“山寨”是“疯狂的沈”。

如今,华强北的格局正在从单一的电子零件批发市场转变为以电子市场为主导的综合性商业区。与此同时,创造客户的大量空间悄然而生。华强北赛格中创空间总经理陈娥在接受杜南记者采访时表示,基于华强北强大的电子零部件产业链,在华强北组装手机不到一天,这也是华强北在创造客户空间、培育创新和创业精神方面的优势。

据不完全统计,华强北已经涌现出至少50名亿万富翁,还催生了腾讯、新疆、神州电脑、通州电子等一批国内知名企业。现在,这些企业中的大多数已经成为行业基准。“华强北背后的本质是深圳的一套市场化机制。它可以自由进出、模仿、消化和吸收、逐步创新,并在某些领域走在前列。”经济学家范刚说。

发展

在完善产业链的支持下

要实现从0到1的创新,企业可以快速完成从1到10的发展。

2017年7月26日。深圳。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深圳市第六届委员会第十二次常务委员会举行了“加强实体经济”专题协商会议。王涛。杜南记者赵熊燕照片

大江首席执行官王涛在香港科技大学学习。2006年,他在学习期间创办了这家公司。现在他的公司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有人问王涛:新疆会回归香港吗?他坦言,深圳对新疆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因为香港不具备深圳这样发达的分工匹配条件,深圳可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硬件创新环境。

王涛回忆说,他在创业之初选择深圳是因为它能容忍失败,鼓励创新。同时,深圳已经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已经融入全球消费市场,培养了一大批科技人才。

新疆以深圳完善的产业链为基础,仅在初始阶段进行创新研发,其生产和制造均接受招标。每个组件、模块、组件等。可以吸引5到10家甚至更多的公司投标。

健全的产业链是支撑深圳企业创新创业的关键。以大江为例,从0到1实现了创新突破。一旦产品准备好试生产和销售,并受到市场欢迎,他们就可以迅速行动,完成从1到10的开发。如今,当你走进华强北的购物中心时,你经常可以看到无人驾驶飞行器飞速上升,商人艰难地销售他们的产品。

此外,注重产学研的深度融合也是深圳科创的一大特色。深圳市碳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在杜南向记者介绍,通过与国内外高校和研究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共同开展基础和前沿研究项目。在深圳市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数字生活研究所,成为深圳首批“十大基础研究机构”之一。

如今,由于深圳科技创新的沃土,华为、腾讯、新疆、优碧轩、比亚迪等一批科技创新企业已经成长为天上的树,不断为深圳注入科技创新活力。深圳市长陈如桂表示,深圳已经成为“中国最具创新性的城市”,在全球创新体系中的地位正在不断提高。

发冷光

科学地标到处开花。

建设以深圳为主体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如果时间的统治者被困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时间的流逝就像一束投射在日晷上的光影,看似无影无踪,转瞬间,事情就从一件事变成了另一件事。深圳的科学地标已经逐渐传播,甚至从华强北转移。

如今,深圳的所有地区都有自己的科学地标,工业园区和高科技园区遍地开花。打开深圳科学创新地图,深圳正努力创新源头,着力建设一批基础研究领域的重大基础设施: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2个省级实验室和10个诺贝尔奖实验室。与此同时,围绕第三代半导体、人工智能、大数据、清洁能源、脑科学和合成生物学等前沿领域,新成立了10个基础研究机构,使总数达到13个。

今年8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导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支持深圳加强产学研深度融合的创新优势,建设以深圳为主体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在粤港澳台湾地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发挥关键作用。

今年5月,首届粤港澳海湾媒体峰会在广州举行。会上,一个大信号透露,深圳正计划建设三个城市:光明科技城西丽湖科教城深港合作区。这三个地方将成为海湾地区综合国家科学中心建设的主要阵地。

在光明科学城,6个科学仪器中的两个主要科学装置,即大脑模拟和大脑分析、合成生物学研究,以及材料基因组、空间引力波探测、空间环境和材料效应研究、精确医学成像等大型科学装置的建设已经正式启动。在光明科技城99平方公里的卷轴上,深圳正计划建设一个“科技城产业”新城。值得一提的是,光明科技城位于“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的节点,是国家科技强国战略的南方核心引擎。

中国金融与现代工业研究所(深圳)综合发展研究所所长刘郭虹认为,深圳以市场为导向、以企业为导向的创新体系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和动力。然而,深圳长期缺乏国家级的主要科研设施。对外来说,深圳国家综合科学中心的建设是深圳产业转型升级和源头创新的新举措。

“深圳的科研创新主要由企业进行,这将使深圳的科技成果具有强大的转化力。在这方面,全国没有一个城市能与深圳相比。”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丁松认为,深圳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最大优势在于多年积累的国际化窗口、市场化的基本动力和紧密整合的科研创新企业。

力量

巩固基础研究加强资源创新

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和创业之都

国家综合科学中心建设规划是深圳雄厚基础和短板的体现。一些分析师认为,深圳长期以来基础研究薄弱,被视为科技创新的短板。

平安金融中心观光层俯瞰福田区的高层建筑和河套地区。落马洲河套建设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

《意见》强调深圳要建设高质量的发展高地。深化供给结构改革,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构建现代经济体系,率先构建高质量发展体系和机制。

“创新”是这份重量级文件的关键词。其类似表述包括:世界级的产业创新能力,建设现代国际创新型城市,建设具有全球创新创业影响力的城市,成为具有卓越竞争力、创新影响力的全球基准城市。

就在《意见》发表前六个月,中央政府还发布了《粤港澳台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将深圳列为粤港澳台大湾区四大中心城市之一,强调“作为经济特区、国家经济中心城市和国家创新型城市发挥主导作用, 加快建设现代化国际城市,努力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型和创意型城市。”

基础科学研究要布局,创新要源头。深圳市副市长王立新表示,深圳继续在基础研究上投入实实在在的资金和白银,每年将财政科技专项资金的三分之一用于基础研究。过去,深圳以四个90%的基金而闻名。研究人员、研发经费、研发成果和研发机构主要是企业。政府主要支持成果转化和产业发展,很少投资于技术研究。现在政策发生了很大变化,希望通过建立基础研究机构来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

数据显示,2018年,深圳全社会投入研发资金超过1000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2%。pct国际专利申请在全国大中城市连续15年获得最高的数字。

古人说:“三十立,四十不糊涂。”深圳今年40岁了。从边境上的一个小渔村到全球基准城市,深圳经历了“三来一补”、模仿创新到源头创新的过程。展望未来,深圳将能够毫无困惑地清晰辨别。

观察

科创产业链亟待完善,解决“核心与灵魂缺失”问题

在苹果今年9月的新产品发布会上,苹果首次将华为进行了比较。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如果时间跨度延长到新中国成立70年后,中国的科技创新从最初的跟进和追赶,已经在5g技术等一些领域取得了全球领先地位。

然而,深圳作为全国电子信息产业的重要城市,其主要优势集中在终端产品和应用软件上。“缺乏核心和灵魂”的问题仍然突出。芯片、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等关键核心技术早已被他人控制。深圳政府官员在许多场合表示,他们希望组成产业链的短板。

今年9月2日,深圳市政府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举行了国家彭坤工业示范区战略合作签字仪式。利用深圳的区位、产业和政策资源,以及华为的技术、生态和创新资源,深圳将建成工业生态完善、核心技术领先、应用场景丰富、产业竞争力强的国家昆鹏工业示范区,并全力打造国家乃至全球昆鹏生态系统总部基地。此举的关键在于解决中国科技创新产业链中的“核心与灵魂缺失”问题。

近年来,深圳的科技创新主要集中在基础科学研究上。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在接受杜南记者采访时指出,深圳是一个新城市,其整体教育和科学资源比一些中心城市和省会城市弱。“深圳的科研过去主要是由工业发展带动的应用研究。最近,它补充了基础研究的短板。事实上,这有利于深圳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和产业竞争力的提高。”

她认为深圳的优势在于其转化科研成果和支持产业的卓越能力。在未来新一轮科技革命中,要进一步巩固基础研究,通过科技成果转化带动新兴产业的发展。此外,还指出深圳基础研究项目需要优化,评价体系还不完善,在基础研究载体、平台建设和人才培养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努力。

今年7月初,深圳出台了《深圳市科技计划管理改革方案》(简称“22项改革”),提出了6个方面的22项改革措施,包括优化科技计划体系,涉及科研经费和“知识价值分配机制”等改革,进一步放宽了对科技创新的限制。

采访者:南方都市报记者程阳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 山西快乐十分 北京28下载 澳门英皇 甘肃十一选五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her-mark.com 江谷新闻网 .All Right Reserved